首页 > 创意汇 > [设定拓展]图章综合征

[设定拓展]图章综合征

编辑:萝莉雷达 2017-11-23 16:07 阅读: 标签:
当使用义眼的人越来越多以后,随之而来的副作用也开始出现。图章综合征就是其中之一。这种症状堪称双刃剑,对于患有此症的人来说,不一定是坏事。这些患者将屏蔽周围一切让他们焦虑、紧张、恐惧的事物,这让他们陷入深深的自闭中,最终将自己封闭起来。

背景概念

辅助增强成像技术:达士集成与DARPA联合开发的脑机接口应用,令使用者在视野内叠加简单的图像。显示简单的信息,如武器的残余弹药数量,义肢的电量,甚至是士兵的当前身体数据。

义眼:通常代指“达士集成义眼”,令失明者重获光明。

义眼收集的信号通过脑机接口到达视神经,同时,用户也可自行添加“辅助增强成像技术”的各项功能。

概述

图章综合征的首例患者于2037年首度被发现。患者的义眼视野内一件或多件物体的图像将被周遭背景所替代,“图章综合征”因此得名。这些物体(包括人!)都是患者所极度厌恶或是恐惧的。

重症患者基本呈现植物人模式。在外界看来,患者的嗅觉、视觉、听觉、味觉、触觉、平衡感、甚至是底层的痛觉都已完全丧失,以至于对外界刺激没有任何反应。

但绝大多数重症患者的脑部均相当活跃。他们并未失常,只是对外界信息做了过度的屏蔽。

故事

哐当!

一脚踩空,小杨就把自己连同餐盘都摔在了地上。

一个围观者都没有。书院的同学们最多只敢侧目看一眼,便如同没看见一般继续吃饭——可端餐盘的几位却恭敬地为“教官”让开了道路,除此之外还不忘躬身行礼。

小杨还来不及对准双眼焦距爬起身,手持竹板的教官就已经来势汹汹地站在他面前。

“夫礼之初,始诸饮食!”教官拍了拍手中的竹板,“把饭全都捡起来吃干净,地上剩几粒饭几叶菜,就打几下戒尺!”

这是阳明书院里常有的事。

热泉瘟疫时,全国各地都放了长假。孩子无所事事,自然也就成天上网——而到了学校再开的那天,心野了收不回来……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家长们心急啊。“科技巨头”一个接一个地进入大众视野,从主流媒体到社交媒体无一不在强调学习的重要性——这孩子不学习,可咋整?

在这一点上,小杨总觉得自己很冤枉:自己并不是因为不学习被送进来的。

“除了这一只眼的义眼康复,孩子还有中度抑郁症。总的来说,康复和治疗抑郁症需要一年半左右的时间。”

这是他主治医生的原话。可小杨爸妈早已心急火燎——能早一天复学是一天,哪里还等得起一年半!功课落下这么多,要多长时间补?备战升学的考纲会不会变?

而阳明书院的招生负责人倒也干脆,半年。于是,安装了一只义眼的小杨就顺理成章地被送进了阳明书院——即便他还没过完整个的义眼康复适应期。

而小杨爸妈如此爱子心切的结果,就是他还不能完全掌握义眼变焦的技巧。

“义眼还没变好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杨捂住完好的左眼,试图让右边义眼的变焦装置听他差遣,“教官,能等会儿再捡吗?”

“看到没?这就是依赖网络的废人!”教官把脑袋转回来,“既然义眼不能用,那留着它干扰你的好眼睛吗?把他带去医务室!”

当然,医务室里的庸医根本没见过达士集成义眼。这东西价格昂贵不说,从外表上看和真眼一般无二,他不用点技术手段也确实看不出来个所以然。

于是,小杨一直捂住的左眼就被蒙上了。庸医很粗鲁地用医用强力胶糊了他满脑袋,要的就是让小杨拿不下来。

而他在医务室的解释和辩解,全都变成了“狡辩”,额外为他赢得了七天的紧闭时间。哦,可别忘了食堂里被扫掉的烂米饭——教官为此在禁闭室门外打了他二十戒尺,还口口声声地说“这是便宜了他”。

然后大手一推,铁门一锁,禁闭室里便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小杨,而小杨的脑海里也只剩下了孤零零的禁闭室。

这禁闭室五面都是墙,只有出入用的铁门通风,从里面还看不到外面。唯一的地面起伏是角落里的蹲便器,平时用木板盖着,臭不可闻。

除此之外,就只剩下墙面上印着的孔子像了。除却睡觉时间外,学生在禁闭室里必须无时不刻端坐,看着孔子像自我反省。

至于每日两餐,起床入睡前后,学生更要行礼跪拜——孔子像上嵌有摄像头,学生一有偏差即可自动报警,无需专人守候。

整个阳明书院,到处都是这样的孔子像。对此不以为然的新生们吃上几顿“戒尺”,就和老生们一样将孔老二奉为上宾——用书院“山长”的话来说,就是“与孔子对视时会发抖的学生,已经对圣人和天地有了最基本的敬畏。”

小杨当然不这么觉得,但当他一看到这孔子像,戒尺的刺痛便能毫无保留地还原在手心——触电般的抖动后,他的膀胱便不争气地认同了山长的话。

湿热的印痕缓慢扩大。尿臊味诚然很臭,但依旧臭不过墙角蹲便器散发的“沉香”。

“天呐。”他哽咽了下,强烈的声音便自心底里迸出,响彻寰宇。

“不要让我看这个了。不,我不!”

与此同时,一道光照亮了他的视野。

在这道光里,无数的乱码和线条亮起又黯淡,终于在几秒之内移动归位。

小杨睁眼又闭眼,才确认这不是幻觉——这些线条和乱码,居然构成了一个用户界面。而在这个界面当中,他能看懂的只有一句中文提示:

“请将引起不适的刺激源置于视线中心。”

他照做了。

完整的第一帧图像,即刻被递交处理。在暂时无视深度和光泽等参数的前提下,小杨焦点所在的图像被记录下来,程序立刻计算出它的种子。

而在第二帧,符合种子特征的图像便被立刻抹去,以均匀的背景色代之。换言之,从今往后,小杨的视野里再也不会有类似的孔子像!

短短半秒之内,小杨便着实吃了一惊——墙上那尊令人不安的孔夫子不见了!

他有些不相信,便左右上下微微晃动视野。虽然灯光有点忽明忽暗,原来孔子像位置的边缘也有些模糊的白边锯齿……但这似乎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他顿时觉得很轻松——自半个月前入院以来,他还从未有过这么棒的感觉。

小杨当然不知道,自己开颅植入的脑机接口中,还装有全书院独一份的联网终端。而在数千公里之外的某个机房,小游戏就正对他的“轻松脉冲”进行比对。

片刻之后,小游戏得出答案——根据先后情绪的对比,用户喜欢这操作。它当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这毫不妨碍它引导小杨走向下一步。

几小时后,一盆黏糊糊脏兮兮的饭菜从小门里端了进来。小杨左翻右捡,终究是从带着锈迹的不锈钢盆子里翻出了唯一能吃的有机物——

一条全是淀粉的香肠。

几秒种后,这条香肠也填满了整个盆子。奇怪的是,小游戏明明没有干涉小杨的味觉信号传导,但他却觉得自己从头到尾吃得全都是香肠——而不是烂菜叶子陈米剩饭。

日子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还没进阳明书院,热泉瘟疫爆发之前的校园生活。

课桌里总是有热牛奶和早点,回到家也总有可口饭菜……

不知不觉间,他的正坐松懈了,吃完饭放下碗也没有跪拜孔子像。

教官闻讯捏着戒尺走进来,但他很快发现,无论自己打得如何用力,面前的小杨也依旧纹丝不动。

教官,抹去。

戒尺,抹去。

窗外照进来的明媚阳光、还有同桌女孩的淡淡香气、和戒尺迥然不同的,她小手的触感……

对,这是幻觉,只是个噩梦而已——小杨心底里有个柔软的声音这么说道。醒来吧。

对的,是噩梦。小杨闭上了眼,放松呼吸。

禁闭室,抹去。

义眼执行最后一条命令,便切断了电源,转入待机。而小游戏已经确定,小杨的大脑不再需要这些信号,因为几乎所有的感官,都被他的大脑排除在外。

慢慢地,小杨睁开了眼睛。是温暖的阳光,不是禁闭室里没有温度的节能灯。

白色的裙摆在他的眼前晃动,然后是羊毛校服外套,最后是她俏丽的脸。

她很快对上他的视线。“要上课啦。你还睡啊。做了个好梦吗?”

“不,是一场噩梦,”他直起身子,“但也仅仅是一场噩梦。”

版权申明:本站所有投稿均为火舌文化签约作品,任何机构、团体或个人都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其他商业用途
请先 登录 再评论
登录并评论
参与{{msglist.length}} 赶快抢沙发吧! 请文明留言,您还可以输入{{200-postData.msg.length}}个字
({{item.good}}) +1
#{{msglist.length-index}}
{{item.username}}回复 {{item.replyuname}} {{item.date}}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