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集群 > 《帕梅拉的摇篮曲
字数:发布时间:2017-06-22

第18章 尾声

两天以后,帕梅拉还在原野上疾驰。

她那股激情还没有过去,似乎永远过不去了。当她在一座森林里甩掉直升机后,感觉非常遗憾。没分出胜负呢。

她途中在公路休息站大吃了一顿,在车里睡觉。半夜里接到了萨尔卡的电话,已经有三个义工到达了利佛摩尔。兰格也在那里。医生却不见了。

没有人问候苏国强。既然帕梅拉还在,那苏国强肯定没事。帕梅拉也没有想到给苏国强打个电话,她正在做一些苏国强肯定不赞成的事情,不想让他知道。

她一路上多管闲事,打抱不平,感觉自己是个古代穿越过来的大侠。一挺机枪,一辆性能优良的车,她觉得自己拥有一切。

大家要守规矩。不能在车身上油漆乱七八糟的画像;不能在昏暗的路灯下殴打落单的少年;不能在公路上举着枪大喊大叫;不能喝酒跨线;不能瞪着我看。

如若违反,即使不打死你,也肯定吓你个屁滚尿流!

等到兰格跟她通了个长长的电话,描述了自己拥有的农庄,邀请她到乡下避难时,她才意识到该去汇合点了。

她打电话给父亲,光听到振铃,没人接听。赶到利佛摩尔后,见到了萨尔卡。

“我的,我的爸爸呢?”她下车就问。

“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萨尔卡回答。

“没有啊……”她茫然地回答。然后就在利佛摩尔住下了,好歹要等他回来。

兰格给苏国强打过一个电话,也只听到振铃。无人接听。

两天以后,萨尔卡也打了一个。苏国强手机不再振铃了,他处于关机状态。

兰格和萨尔卡估摸着,苏国强应该是已经死了。问帕梅拉是没结果的,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也不是特别在意。她整天好奇地开着车在利佛摩尔转来转去。

兰格带着她找一个神经科医生做了一次检查,结果是没有大碍。“口吃是肯定的,还有点欣快症,不过这已经比很多人强了。有些注射了钨酶针剂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又过了两天,苏国强还是没有消息,帕梅拉等得不耐烦了,要兰格带他去看看那个乡下农庄。萨尔卡接到两个孩子后忙碌许久,也想散散心。结果三个大人两个小孩塞进了一辆车,开出了利佛摩尔。

从辅路转到公路,他们听到墨西哥胖子们发来的留言。艾利奥特少尉在医院熬了很多天后,最终不治身亡。

“可惜。”兰格笑道。他对这个军人没多少好感。

“可惜。”萨尔卡应和,“不想再听这些事了,兰格,你把撞音打开,我们听听利佛摩尔的公路都有哪些活宝。”

兰格掏出手机,打开撞音,然后几个人听到了一大堆杂乱的留言。什么语言都有,什么口音都有。

“最可怕的是我会梦见我做恶梦……”

“把旗帜插在了当年撒尿的地方……”

“……非常非常胖。”

“一闪一闪小星星……”

“我们婚后很平等,她怀孕,而我老在吐。”

兰格笑了起来。除了一句中国话,其他的段子他都听懂了。萨尔卡的两个孩子听不懂那些典故,不断的问问题。兰格就耐心的给他们解释。

帕梅拉也一直在笑,中间有一瞬间她脸色惨白,被萨尔卡的孩子注意到了。

“你怎么了?”

帕梅拉想说刚才被刀割了一下,但这句话毫无逻辑,也组织不起语言,摇摇头不说了。想起兰格描述的美丽农庄,她踢踢座椅:“快,快点开啦。”

“着急啊?”兰格笑道,“你唱首歌,我就快点开。”

“好。”帕梅拉抹掉泪珠,清清嗓子。温柔的歌声在车内响起。

“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登录并评论
参与{{msglist.length}} 赶快抢沙发吧! 请文明留言,您还可以输入{{1000-postData.msg.length}}个字
({{item.good}}) +1
#{{msglist.length-index}}
{{item.username}}回复 {{item.replyuname}} {{item.date}}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