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集群 > 《神坛祭品
字数:发布时间:2017-08-18

第15章 神代之后的人世

大半年的时间说起来很漫长,但其实也是弹指之间的事情。转眼间,我就又神采奕奕地坐在那个熟悉的第一排座位上,正面对着二十八届声优赏的领奖台。而在病床上最为煎熬的那一个多月,对我来说则早已恍如隔世。

“久疏问候,摩周先生。”

这熟悉的声音让我觉得有些意外,但我在把头转过头去之前,就立刻想起了这副嗓音的主人。我挥了挥手向她问好,顺带打量了一下我这位久未谋面的老朋友,只是在这里相见,还是令我感到有些尴尬……

“好久不见了,有明小姐。”

以评审委员会委员身份出现在这里的她,虽然角色已经不同于以往,但依旧是风光十足。虽然经历了很多事情,但她举手投足之间带着的高洁气质没有减损多少,还加上了几分成熟稳重的味道。

眼下宽阔的会场还没有到开放时间,里头晃悠着的不是业界人士就是工作人员,没有人凑过来打扰我们,都认出了她是谁。微微躲闪的目光里,有一些敬畏。

“你也来得这么早,怕也是旧习难改吧?”

“是啊。”有明若叶拨了下耳上的头发,把改修成中分的刘海往上拉。“虽然我已经不在偶像声优的一线位置上工作了,但还是要十分感谢摩周先生的教导。”

“哎,敬语和感谢的话就免了吧。”我有些难堪地摇了摇手,“我那时候确实有很多事情瞒着你,都来不及向你解释和道歉。说实话,是我把你拖累到那不得不……面对的困境,也根本谈不上什么教导啊。”

“真是没想到一向稳重的你能有这表情,哈哈哈——那都是小事啦,反正大家都知道迟早都会这样的,不是你的错。”有明若叶咯咯地笑了,虽然有些尴尬,但那笑容令我格外安心。

她收起笑容之后,旋即正色道:“说实话,我在调查你和小游戏细川泰司编写的一款可以自主修改代码的程序,运行模式是信息收集,意图分析,抢先执行。 并且可以自行修改自己的基本代码,完善自我程序,会根据 ID 权重响应用户的要求。查看详情关系的时候,是真的想要去替两位同行出气的呢。但是……后来我就发现,你做的好像并没有什么错,当然,我觉得你是聪明人,一定会选择能够自保的最好解法,当然最后也不出我所料呀。”

我简直是有些无地自容了:“这哪里谈得上聪明啊……”

“怎么不是?很聪明的,只是做法不够彻底。”

我抬起头来,看着有明若叶淡淡微笑的面容。老天,一个受伤到那种程度的人,为何还是如此美丽?

“摩周先生好像想问我什么?”她笑道。

“嗯。有点不太好问呢……”我讷讷回答。

“没关系,随便问。对了,我直接告诉你一件事吧,其实我和河原先生在那天你和他散伙之后,就开始合作了。不信?你可以去问问他,东京都私立医院的救护车是谁叫来的,入院时账单又是谁预付的,嘿嘿嘿——”

我苦笑一声,点点头,这个我在病房里已经想到了。

“嗯,很聪明,”有明若叶看着我,“那么,河原先生与我的最后一场表演,估计前辈也明白了前因后果。”

“不,我不敢说明白。”我摇头,“你要掀起舆论的惊涛骇浪,这个我明白;但是你会死在当场的呀!哪怕事后一切翻转,杀死渡部先生的人和威胁我们的人统统被绳之以法,又怎么样?你死了,人类历史上创纪录的主播人称号,对你有意义吗?而且还是那种死法……”

有明若叶的脸微微红了。她低下头,看着自己小巧的脚。

那天有明若叶的直播视频被保存下来反复重播,新闻也播放了一些片段。但是重播没有当时那种狂热的现场感,刺激性打了折扣,反而渐渐成为了拷问公众良知的火狱之鞭,惊人的播放数字使每个人都没脸说自己能置身度外。

有名若叶做了什么?说到底她不过是结婚了。观众们短暂的痛快之后,无边的羞愧蔓延开来。你在家里开机上网的时候,会想起;到公司见到领导和同事时,会想起;教育孩子要当个好人时,会想起;义正辞严的斥责别人不道德时,会想起。而且你想起时,你的妻子和周围的人会知道;大家也知道彼此知道。这简直没法过日子了!很快以直播网站的道歉为契机,舆论就迎来了一波爆发。

她结婚了就可以肆意妄为的用私刑?受骗了就可以杀掉她的丈夫?你敢说自己从来没骗过谁?这个拷问在逻辑上如此简单,再强的“专家”也绕不出去。她的痛苦,把公众所谓的“正义”推到了明晃晃的前台,仿佛立起一把钢刀,这把刀固然砍得她死去活来,但其他人也可以随时挨砍。

殃及自身的担忧刚冒出点苗头,就被河原真一使劲地利用他的权重和直播带来的眼球效应给栽培起来了。于是,小游戏最后做出了一个公正的判决——它响应了多数公众的请求,限制了“裁决者”的网络活动和电子账户。光是这样还不够,小游戏甚至用出了多种我想也没想到的手段,例如将他限制在住宅里,让他用尽办法也出不了家门一步。

无计可施的“裁决者”只好在推特上对所有人公开表态:他不会对有明若叶在内的所有人采取任何不利行为。而在这之后,“裁决者”才重归自由。

至于把我打成重伤的肇事者们,小游戏则也响应公众的意见,做了个小手脚——所有的医疗费用都平摊在肇事者们的账户上,我的账户则未受任何损失。

所以说起来,我也是这赌局里的“赢家”,但下注和出血本的人是有明若叶……她哪儿来的这种胆量?!

有明若叶看了看我,“我也不是真想死……”她嗫嚅着,“也许有点不在乎吧。裁决者想杀我大家也不阻止,太难过了,我真的那么讨人厌么……我不信!”

我听了点点头。艺人啊艺人,这是弁财天的艺人之魂。

“但说回来,你的表现还是很出乎我的意料……”有明若叶的脸上泛出了些许潮红,“要是没有摩周先生你在其中的全力活跃,还有挨的那顿打……我未必能想到这个主意。真是出色的苦肉计呢,以后要不要来和我一起演对手戏呢,摩周先生?”

这笑话虽然有些尴尬,但我还是感到一丝轻松。毕竟她受的委屈可要比我大太多了,能把这段经历当成玩笑说出口,她至少已经不被那场直播的阴霾所覆盖了吧。

“惭愧,惭愧,我不配做你的对手!”我摇了摇因惭愧而低下去的头,“扳动舆论开关的人,是你……我可没有你那种勇气……”

的确,在有明若叶付出巨大代价点醒了公众之后,整个社会的舆论风向也就此转变。

虽然在那之后的几周,躺在病床上的我还能依旧不断收到各处发来的苛责与批评,但也有敏锐的同业者意识到小游戏的无可抗拒——所以他们也纷纷以自己的角度发表文章和回忆录,共同将整个业界在小游戏到来之前的情况开诚布公。

小游戏出现之前的业界,就像是个造神的神坛。男女偶像们戴着人造的光环站在神坛上,便能理所当然地接收来自“信徒”们的贡品。

而小游戏按照人们的意愿,摧毁了这“神坛”,还原了业界和偶像的本色,原本暂时下岗的不少人最终又回到了岗位上,而我与有明若叶自然也不例外。我继续做经纪人,而有明若叶则转行做了制作人。

“话说,你家的孩子也要上台了啊。”有明若叶转移了尴尬的话题,从包里变出一份装订好的表格——眼尖的我一下就能看出来,那是今晚的各奖项得主名单。“那孩子……是叫中川晶对吧?她得了什么奖……呐,战犯摩周,要我提前说出来吗?”

我摇摇头,不太想继续聊天。毕竟我和她还隔着一层往事和直播场景铸成的隔阂,暂时是没法像以前那样推心置腹了。

在我入院一个多月之后,便有渔民于千叶县沿岸发现了渡部拓志的尸体。这毕竟是渡部拓志案唯一的物证,所以舆论场一时间相当轰动。随后有明家出面,在琵琶湖畔一间知名佛寺的墓地安葬了渡部。而出人意料的是,开放公众出席的葬礼除却渡部拓志的关系人士之外,还有大量有明若叶的粉丝。

他们发起了一场忏悔和祈愿,直达网络审判庭,到了这一回合局面已经彻底逆转。小游戏很快就核准了网络法庭的判决:销毁裁决者数人的身份、社保、档案等一切社会记录,完全冻结他们的个人账户。这几个混蛋的社会人身份被摧毁了。

在那之后,有明若叶的情绪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安定——当时我并没有亲自了解,也是听河原真一转述才得知的。

谈话之间,和我与有明若叶一样的业界资深人士与评委们依次落席。在这之间灯光和音响师轮番上阵,最后一次检查并调试了全场的设备情况。

观众预定入场的时间一到,整个会场便立刻热闹起来。而在观众们按照购票座次入席之后,会场的灯光重归黯淡。之后主持人上台致辞,公布了几个重头奖项——果不其然,其中并没有中川晶的名字。

我对她的定位是新人女声优奖,这也是有明若叶两年前第一个拿下的奖项。而在灯光与大屏幕闪烁和主持人拉长声调的时候,我不免深呼吸,抑制住自己的心跳。

“——得主是,中川晶小姐!”

大屏幕上开始播放她配音的动画片段,以及主持人对她演出的评价。而她也从那幕布后现出身子,活力十足地蹦蹦跳跳,和大家问好。

但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所有的喧闹声似乎都离我有千里远,传不进我的耳蜗。

此时的我只听见了有明若叶在我耳边的一句轻语:

“和那孩子一样,一直以来承蒙你的照顾了,‘战犯摩周’先生。今后也请多多指教啦。”

“这里也是,还请多多指教……”我急忙鞠躬。对强大的有明若叶和莫测的小游戏,只能不停地使用敬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登录并评论
参与{{msglist.length}} 赶快抢沙发吧! 请文明留言,您还可以输入{{1000-postData.msg.length}}个字
({{item.good}}) +1
#{{msglist.length-index}}
{{item.username}}回复 {{item.replyuname}} {{item.date}}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