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

黑天鹅的轻柔亮相——《僭主》科幻沙龙第一期

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僭主”是什么,甚至连第一个字怎么读还要斟酌一下。不过在上周六(2017年8月19日),我们火舌文化在成都赛凡科幻空间举办了第一期《僭主》科幻沙龙。

本次沙龙上,我们的小说编辑大步,跟各位幻迷们分享了《僭主》世界观,让更多的幻迷了解了什么是“僭主”的世界。

僭主世界观由几大黑科技公司作为支柱,他们各有绝活,分别占据了人机结合、基因生化、超级智能、浮岛城市和区块链货币领域的制高点。这些公司互相扶持又互相竞争,在技术上将传统国家远远甩开,不再遵守普适的价值观,成为邪恶的反派。项目的征稿就是请作者创作正面角色,去挑战他们。僭主世界就是几个固定的反派和不断更新的正派英雄们、相爱相杀的舞台。

同时大步还就“僭主”世界观下的技术细节——智能义肢,做出了详细的解析,和各位幻迷们一起开脑洞:假设你的神经传递速度达到了光速会怎样?假设你的手腕可以360°旋转又会怎样?假设你有复眼你会看到怎样的光景?这些天马行空的脑洞让参与沙龙的幻迷们乐此不疲。

科幻就是让大家畅想未来,脑洞大开。

《Glitter & Gold》我残了,但我也变强了【科幻向】

而《僭主》的原著作者唐风老师,则和在场的幻迷们一起鉴赏了一些经典的科幻音乐,也向大家分享了我们自己的原创音乐。

科幻音乐是配乐的一种。因为跟着电影剧情走,它也是有情节的。而且肯定不是爱情或者生活际遇。僭主因为是个世界观,所以早早的对核心场景做了配乐,以便确定基调。国内作曲家有天才人物,但很难找。许多作曲家会避免碰触科幻配乐,因为它跟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一样,都很难搞。写的好的科幻配乐,气势恢宏,情绪正大。无论它是悲伤还是快乐还是邪恶,但肯定不会小家子气。很多时候,科幻根本不会使用人声。人类的歌唱其实只是声带的演奏,而世界有那么多音色,我们对声带这个乐器以及它的携带者都不像别的类型那么重视。

通过这些音乐,大家会发现,唐风老师拿来与本土作品对比的,都是海外超一流的作品。

唐风老师认为在科幻影视领域,中国必须建立自己的传统,并与好莱坞传统正面相抗。如果中国的科幻传统不成体系,就会继续被好莱坞做票房收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做一个逻辑清晰的世界观;也是为什么要在科幻音乐上率先迈出一步。音乐是情绪语言,骗不了人,很多时候不是个技术活儿,而是用人格做工具。

希望大家继续关注。谢谢大家。

音乐分享
  • 第一首是东京食尸鬼的配乐,取名叫白兰地。是个发生在当代东京的恐怖故事,有怪兽,有僵尸。

    《白兰地(Eau de Vie)》

  • 锦湖之虎是“僭主”的一个子小说,尚未发表。这首曲子则是为它而作,描述的是一只大猫与女主人在冰湖上起舞。这只猫的细胞端粒被人类做过手脚。

    《锦湖之虎》片段

  • 《山峰》,是星际穿越的配乐,描述飞船冲出大地的景象。

    《山峰(Mountains)》

  • 这是一首《三体》同人音乐,曲名《基地》。如果说汉斯季莫的震撼感更强的话,那么这首《基地》则有些苍凉。

    《基地》

  • 这首曲子的名字就叫《线索》,是我们“僭主”的同人音乐,大家听一听。记住他的主题:苦思后的突破。遇到难题苦苦追寻线索,然后突破,然后狂喜,说白了就是巅峰体验。

    《线索》片段

  • 最后这首曲子,主题不是巅峰体验了,而是生命的不屈不挠,生命面对冷酷宇宙的温暖和强韧。曲子非常燃,编曲技术异常先进。

    《一个没搞死的生命(An Unfinished Life)》

现场图片